28岁裸辞环游世界,如今走过近四十个国家

By | 2018年7月14日

▵Follow me to the world▵

 

 

“要么读书,要么旅行,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。”能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得恰如其分的人,张明是我遇见的第一个。他也许不完美,但比任何人都真实。他用独特的角度记录旅行和生活,让我知道,除了沿途风景,走过的路和遇到的人,才是旅行最珍贵的部分。

 

他出生于河北雄县

3岁被误诊造成听力损失

23岁和陈坤一起行走10天9夜

28岁从国企裸辞开始间隔年环游世界

他是张明

张明,雄安新区雄县一铺西村人,从小因高烧听力受损,借助助听器才能听到声音。今年3月末,他辞掉北京得工作,带上所有积蓄4.5万元,带着一个登山包,一部相机,一张世界地图,一台笔记本电脑,5月5日从雄县出发,开始了自己得“环球之旅”。

陈坤说:行走可以在每个人心里面播下正面的种子,这颗种子在未来会发芽开花结果。

张明,2011年大学毕业后到北京打工。2012年,一次在上海出差的机会,通过网上报名参加了“行走的力量”,他和演员陈坤在青海的阿尼玛卿转山十天九夜。

行走结束之后回到西宁,在聋哑学校进行半年的支教。这段行走的经历给张明的心中播下一颗周游世界的种子,并慢慢发芽。

2012年行走力量转山

2012年支教管理宿舍一年级学生生病

他来自农村,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。小时候因为母亲难产造成了出生就很多疾病围绕,看病的过程中,三岁的张明打了链霉素,身体对其过敏,导致听力损失3/4,听力和说话对于他来说,就会比一般人困难。

未来的生活对于他来说,梦想就是走出农村,去北京,做一个北漂。

2015年春节海南骑行

张明毕业以后成为了一个北漂,国企岗位,过上了父母所希望的朝九晚五的生活。

但渐渐地,张明发现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本来他可以就按父辈希望的那样过一辈子,但他决定不那样活着,他想看看这个世界,再决定以后的生活。

“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,辞掉了三年的国企工作,把公积金全部取出来,非要在三十岁之前作出改变,非要完成儿时异想天开的梦想,非要环球旅行,在外人眼中,特么的是不是有病。

我知道,我非常知道,我清楚的认识到,这些事情,如果不做,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再做。尽全力的,在青春的尾巴上,喝最烈的酒,吻最好的风,看最美的风景。剩下的就是包裹微笑的改变,赶最早的火车,通向最远的自己,而路过的窗外,将是我生活的全部。

2015年十月越南大叻

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还有很长的生命,可以继续虚耗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面,想把终极梦想都推迟,到退休后一次完成。

但其实浪费的是自己的最宝贵的青春时光与巅峰期的体力。

2016年ebc徒步

张明的客观条件可以说比许多人都要差,但他依旧可以跟随着自己的内心,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他的人生不再是以赚的钱多少来衡量了,开始是以看过的风景,见过的人,所感悟到的东西来计算了,而不只是车子,房子这些。

2015年柬埔寨湄公河

About Gapyear

《幸福脑:50个脑科学证实的幸福习惯》书中提到:

“在英国,高中毕业之后进入大学之前,约有一年的时间不属于任何学校,既不是高中生,也不是大学生,这段时间可以随意安排,依据自己的意愿从事义工活动、学东西或环游世界,这被称为‘空白年’。

“原本空白年起源于英国贵族的教育旅行,意思是为了增广见闻做任何事情都可以,到哪儿都无所谓,总之就是让自己能放松、感动;就像达尔文在大学毕业后用5年的时候,从22-27岁的五年航海历程,没有使命,只是乘着小猎犬号环游世界,但航海途中登上加拉帕戈斯群岛,那里有加拉帕戈斯象龟等他从未见过的生物,遇见这些不可思议的生物的感动,便是进化的起源。”

“我农村出生,从小到大也没人告诉我可以有个空白年,我只知道初中毕业马上上高中,高中毕业马上上大学,大学毕业马上就找工作,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。像之前看的韩国,日本的影视作品里,都有提到这个概念,我们要去看看社会,看看这个世界,再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—张明

2017年春节斯里兰卡美瑞沙的日落

2016从尼泊尔回中国的路上遇见尼泊尔暴乱

毕业以后,就开始工作,工作的节奏,社会父母的压力都要你赶快买房,娶妻生子,所以看到城市里都是匆忙的人群。

《生命尽头,谁将为你哭泣》书中的一段话:

不要忙到没时间停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。

不要忙到没时间照顾自己的健康。

不要忙到没时间停下来感谢该感谢的人。

夏尔马说:不要说你没有时间静默独处、运动、休息,难道你会开车开到没时间去加油吗?等你没油了,还是得停下来。

2018年非洲卢旺达

于是,就在4月1日雄县设立成雄安新区前一天,3月31号,张明决定辞职,开始他的环游世界之旅。

5月5日,张明背起简单得行囊,从雄安新区雄县出发,先到达了云贵川三省,为了省钱,他多半时间住青年旅舍,交通方式则选择搭车。一个半月后,张明从西双版纳到了老挝,作为出国的第一站。之后的旅行,他途径了泰国、印度、伊朗、土耳其、摩洛哥、埃及、阿联酋、格鲁吉亚、亚美尼亚、突尼斯等12个国家。

 

在老挝光溪瀑布跳水,在泰国禅修,在印度恒河游泳,在迪拜42摄氏度下徒步,在土耳其跳滑翔伞,在格鲁吉亚看雪山,在伊朗做沙发客。

215天,张明在12个国家57座城市中留下了串串足迹。

旅行可以重新开始,生命却不能重来。”12月6日,因姥姥生病,张明暂停旅行,从埃及赶回雄县老家探望姥姥。

“最终,八十多岁的姥姥在病床上苦熬了不到一个月,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,很庆幸在老人最后的日子里,我在。现如今丧事已结束良久,家人都已从悲伤中走出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,旅行还是要继续的。”张明说。

张明返回埃及和李新咏汇合,开始了长达半年的非洲搭车旅行。

张明这次选定的终点是南非,从埃及出发,途径世界火炉苏丹,原始部落埃塞,中国海外驻军基地吉布提,海盗横行的亚丁湾国家索马里兰,动物大迁徙的肯尼亚,乌干达,卢旺达,布隆迪之后,到达乞力马扎罗的所在地坦桑尼亚,又走过了马拉维,莫桑比克,津巴布韦,赞比亚,目前来到纳米比亚,距离搭车到南非只有一步之遥。

这半年的搭车旅行,不是为了寻找旅行的意义,而是想通过苦难旅行,磨练某种坚强,锻炼某种意志,突破某些自我设限,捎带低成本的看一眼世界,把穷游发挥到极致。张明把旅行,当做一场对自己的修行。

有时候,跳出一成不变的生活,才能拥有真正意义的生活,要不然就如那句话所说:

有些人25岁就死了,但要75岁才埋葬。

 

张明说,25岁以后,才是人生的刚刚开始。

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,值得我们去看一看!

和张明相遇,也是在埃及阿斯旺办理苏丹签证的大使馆办公室里,他和李新咏刚刚建立组合“野蛮行走”,两个人分别背负25公斤重的背包,计划搭车从埃及穿越非洲到达南非。

 

一开始还不太看好这种极致穷游的方式旅行,他一次又一次的用行动证明行走的力量。另类却有人情味的奇遇记打动了很多人,包括我们。他从埃及搭车去南非这180天,遇见过“约炮”,也经历过强奸,在前一天对搭车满腹失望,又在后一天重燃热情,他把帐篷搭到过原始部落的草屋旁,在大使馆的庭院里,他遇到过贩卖人体器官的黑人,也遇见奋斗在非洲各个角落的中国人,他能够干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搭车故事,让人难以置信,还有人能把穷游玩成这样嗨!

 

如果你想要看到环球旅行的另一种角度,他,是不可错过的张明。

旅行/生活 /手记

我们路上见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