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七月 2018

28岁裸辞环游世界,如今走过近四十个国家

▵Follow me to the world▵     “要么读书,要么旅行,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。”能把这两件事同时做得恰如其分的人,张明是我遇见的第一个。他也许不完美,但比任何人都真实。他用独特的角度记录旅行和生活,让我知道,除了沿途风景,走过的路和遇到的人,才是旅行最珍贵的部分。   他出生于河北雄县 3岁被误诊造成听力损失 23岁和陈坤一起行走10天9夜 28岁从国企裸辞开始间隔年环游世界 他是张明 张明,雄安新区雄县一铺西村人,从小因高烧听力受损,借助助听器才能听到声音。今年3月末,他辞掉北京得工作,带上所有积蓄4.5万元,带着一个登山包,一部相机,一张世界地图,一台笔记本电脑,5月5日从雄县出发,开始了自己得“环球之旅”。 陈坤说:行走可以在每个人心里面播下正面的种子,这颗种子在未来会发芽开花结果。 张明,2011年大学毕业后到北京打工。2012年,一次在上海出差的机会,通过网上报名参加了“行走的力量”,他和演员陈坤在青海的阿尼玛卿转山十天九夜。 行走结束之后回到西宁,在聋哑学校进行半年的支教。这段行走的经历给张明的心中播下一颗周游世界的种子,并慢慢发芽。 2012年行走力量转山 2012年… Read More »

当所有的声音都叫我站住的时候,我想再往前跑两步

  当旅行变成生活常态,好奇心和新鲜感逐渐消失,加入了工作让旅行不再纯粹,有个声音在悄悄问自己:“环球旅行,还该不该继续?”   其实在旅行中的很多瞬间,都有过放弃的念头,只想要背起行囊往家的方向跑。     10月份到达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,是我被跳蚤咬的最严重的一次,右边的肩部被咬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红疙瘩,关节位置也是跳蚤最热衷的部位,就连脸上也未幸免。每天瘙痒难挡,不愿意出门也不敢入睡,整个挣扎的状态,持续了一个多月。那段时间,我想过放弃。   不会游泳的我来到埃及红海达哈布报名潜水,背起空气瓶第一次下水,当我整个身体没入水中,陌生又恐惧的感觉占据了整个身体,害怕而本能的用鼻子呼吸,情况却越来越糟,被淹没的那一刻,感到死亡把我吞没,我只想要放弃。   从肯尼亚到达乌干达第一晚遭遇抢劫,抢匪把最重要的包从我身边抢走了,面对他们消失的身影我一下子就崩溃了,直摊在地上哭,那个下着小雨的漆黑深夜寂静无声,我只想回家了。   直播手机时掉进水里,无人机航拍时奔向了大海,自己做的决定越来越往相反的方向进行,犯的错误越来越多,自我否定和现实压力潜移默化的影响初… Read More »